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导读

自办知青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的特殊性 南京知青:张晓宁
日期:2018-03-06 15:49:31 浏览次数:

张晓宁

 
——办展九年的一点体会    
 
我退休于二零零八年。为纪念插队四十周年,我在当年初开始筹办“张晓宁知青实物资料展”,于同年十月展出。资料展办在南京牛首山南麓的一个山坳里,展厅是我家的三间空房。虽地处风景区,却因其是某林场的一隅荒地,交通不便,人迹罕至,但资料展带来了人气。九年来,虽然地方变动两次,但是资料完好保存下来,继续展示,规模不断拓宽,且更名“知青张晓宁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办知青展九年,虽饱尝个中甘苦,但也总结了一些教训,获得了一点经验。
一、因陋就简土法上马
所谓自办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就是把自己逐年保存的学习、劳动、生活资料(实物)有选择地展示于众。展览内容的特殊性,决定了展品和展览方式的特殊性。首先,办展者不必像其他知青博物馆那样向社会广泛征集知青文物,可省下巨大的人财物力。其次,办展者不必刻意追求(建造)馆舍及展厅、展柜、展台、展板的艺术风格,只要有能够展示文物的载体即可。参观者是来了解办展者经历并希望由此产生美学联想及快感的,它通过展品而不是展品载体达到目的。可以说,参观者在参观前就在心里与办展者达成这一审美共识。
最初,我只把三间空着的过道(60平米)刷白,封闭了通往院外的大门,上无天花板吊顶,水泥地也未做装饰,便成了展厅。两个长100公分、宽30公分的砖砌泥台上铺上旧床单,便是展台。几块展板,是工作单位宣传橱窗里拆下的旧塑胶板拼接而成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展品放在展台上,挂在墙壁上,吊在屋梁上,陈列在墙角下,正式对外开放。随着参观者的不断增多,展厅也不断增加。我一间间腾空房间,生活起居空间越腾越少,最后展品还摆进了唯一没有腾空的主卧室及书房。这些房间成为展厅后都未装饰,墙壁也未重新粉刷。三间过道平房成为主展厅后,我拆除了砖砌泥台,添置了十余个从旧家具市场买来的玻璃柜沿四壁摆放一圈,充当展柜。我又在母校雨花台中学废弃的宣传用材中找出四十多块大型塑胶板,统一制成宽60公分、长100公分的展板,挂在主展厅。为了渲染气氛,我还在院墙四壁亲笔画上当年知青上山下乡和农业学大寨一类的宣传画,并把菜园、厨房建成参观者体验区,带来时光轮回般的视觉效果。2011年后,常有本土和外地参观者开着小车而来,车却无处停放。也有几十上百的南京参观者结伴而来,却无处休息和如厕。我的一位好友出资建起了小型停车场、造了水榭、盖了厕所;我又把书房改造成阅览室,还把库房改造成五张床位的客房,解决了这些问题。就这样,陈列馆舍因地制宜、因陋就简地从无到有,初具规模。它面临水光潋滟的水库,后靠树茂竹青的山峦,大门上的一副对联:“万方学子历经峥嵘岁月,一代知青创建旖旎风光”,横批是“承载时代沧桑”。
任何一个知青,只要保存了自己的经历资料,都可举办这样的陈列展。能否办好,能否维持,能否发展,其展品是否具有典型性是主要原因之一。
二、展品的典型性与普遍性
展品的典型性与普遍性,决定着办展者与参观者思想感情的共鸣程度。没有共鸣,展品便没有审美价值,陈列馆只能关闭。反之,则欣欣向荣。当然,这不是个人经历资料陈列馆的特殊性,而是所有知青馆的共性。
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的特殊性,又在它个性鲜明,个性越鲜明越具典型性与普遍性。我所保存的经历资料都是我使用过或与我发生过某种关联的物件,较丰富,林林总总三万余件,几乎每个阶段都有。从幼儿园时的一张成绩单,到临退休时的最后一份工作日志,我都收藏着。2011年,我着手整合陈列展,摒弃了单纯怀旧、祭奠青春的初衷,确立了弘扬知青精神的办展宗旨,主题定位在以个人经历为主线脉络展示知青文化。因是小人物,所收藏的个人历史资料(实物)只有经过严格筛选才能成为展品,取舍标准有两个:一、能否突出时代特征和展示社会政治经济面貌。二、能否突出办展宗旨和展览主题。这样,才能保证小人物的经历资料成为展品后的社会属性,使其典型性得到普遍认同,获得研究和学术价值。同时,也才能保证陈列展不会偏离办展宗旨和展览主题。
整合后的陈列展由“前言”、“前知青时代”、“知青时代”、“后知青时代”、“结束语”五个部分组成。在知青和后知青时代两个部分,还展出了一些知青出身的官员、学者、企业家及原知青管理干部的相关事迹,尤其是他们在改革年代傲立潮头,参与和推动各项改革的事迹及累累硕果。这些事迹,并未游离于陈列展主线脉络之外,因为他们都是我个人经历中出现的人物,与我的关系或是好友、或是同学、或是领导。陈列展选用的展品计三百八十余幅历史照片,各类生活用品及农具等实物两百多件,信件十一件,报纸和刊物宣传画三十件,各类票据近三百件,各类“红色”读物八十余本,以及我当年的油画、素描、速写临摹和创作作品二十件。
为了突出办展宗旨和展览主题,我又增加了两万字的解说词。虽然是一个普通知青的个人经历展,但它的又一个特殊性是可以赋予解说词故事性、情节性及故事的连续性,这使其具有了一定的学术价值和通俗性,雅俗共赏。解说词和展品客观地反应了“文革前十七年教育”、“文革”、“上山下乡运动”、“改革开放年代”等历史时期的社会政治经济面貌和知青一代人的成长共性,以及知青精神的形成。陈列展告诉受众:中华民族精神是知青这个群体的内在存养,它赋予了知青的价值取向和道德评判标准,表现在知青热爱国家、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团结和谐、艰苦奋斗、勤奋进取、乐于奉献等思想品行方面。
开展以来,媒体多有报道。前来参观的各地和侨居海外的知青朋友、研究知青问题的海内外学者络绎不绝,还有当代大学生村官,在读大、中、小学生,甚至有幼儿园娃娃集体前来,(我的母校小行小学还把陈列馆选定为该校青少年社会实验基地)。九年里,参观者近三百批次、三万余人,他们还向陈列馆赠送了旌旗、牌匾、纪念品和各类新出知青读物。
一些民间知青博物馆很难征集到有知青经历的大人物、政治家、艺术家使用过的物件,馆藏知青文物大多带有普遍性缺少典型性,这就很难使展品及解说词同时具有故事性、情节性、学术性、通俗性,难免给参观者留下千人一面之感。这也是某些知青馆面临的难题。
三、管理简便运作单一
自办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的另一个特殊性,是无需招募人员。平时,我和妻子即可充当管理、安保、接待、解说、保洁及文物养护人员。春秋季客流量增大时,好友及我的两个女儿也来充当义工,协助完成日常工作。
身兼数职,使内部管理变得极为简便,避免了人浮于事、相互扯皮、推卸责任、各持己见、不能统一等现象的发生。这一现象,很容易成为某些民间博物馆在困难时期无法维持的导火索。
 身兼数职,也使外部管理变得极为简便,更利于管理者与参观者融为一体。尤其是参观者进行体验时,我总是和他们一道或翻地、种菜、锄草、浇水,或用柴草烧烟囱灶、煮大锅饭,或就着菜盆喝玉米糊,或推着展品独木轮车、挎着粪箕粪勺、扛着笆斗照相、摄像,或载歌载舞、演奏乐器。这些,让我们的思绪在体验与参观的交替进行中共同往返于“青春”和“老年”之间,增进了交流和友谊,也让参观者流连忘返。这一点,是陈列馆受到知青朋友喜爱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其他知青馆难以做到的经营管理方式。
陈列馆的经营运作单一。我立足于陈列馆自身建设,从未刻意宣传过陈列展。除了报纸、电视台报道外,一些参观者回去后会主动把陈列馆情况及观后感上传到网,无形中给“知青张晓宁个人经历资料陈列展”带来所谓“品牌”效应。
因陋就简、管理简便、运作单一,给自办个人经历资料展再添特殊性——所需建馆、布展、运作、周转资金不大,无需向社会筹募,也不必采用商业手段以展养馆。维持正常运作的费用支出,主要用于接待和文物养护,以及一辆越野车的油耗和添置其他易耗品。招待费支出小。南京朋友来馆参观,免费供应茶水和干、鲜瓜果,他们大多自带生熟食品,再在园地摘些时鲜蔬菜,自己动手做饭做菜,我免费提供厨具、柴草、燃气、食物油及米面。三、五外地朋友来馆参观,我有时也免费招待食宿和小车接送,支出费用稍高一些。接待费、燃料费、文物养护费、汽油费、其他易耗品购置费,基本上以我和妻子的工资积蓄为主,不够时向两个女儿求助,也适当接受个别好友的赞助。这样,就从根本上保证了陈列馆的公益性及生命力。
缺乏资金,是众多知青博物馆的共性,也是某些知青馆难以维持的原因之一。
 四、发展中的希望与困难
自办个人经历资料展,还有最后两个特殊性:一是管理、运作非规范化,带有家庭作坊倾向,随意性大,缺少公约力。二是展面窄,展品只能局限在我的个人经历和主题规定的范围之内。展览分为两大块:一大块是“个人经历资料展”,另一大块是个人经历之外的知青文物展。后者未配解说词,展品来源主要是我保存的部分经历资料,也有数件是知青朋友赠送的文物。这些展品大多没有代表性,不具研究价值,是许多知青博物馆都有的普通文物。它虽然是前者的补充,却有画蛇添足之感。2012年初,我开始考虑如何让后者与前者有机结合,物尽其用。同时,我也在考虑如何突破家庭作坊似的管理模式,让陈列馆走上规范化轨道。
2012年秋,我在请教南京博物馆专家,并在征求了一些知青朋友的意见之后,又在博物馆专家帮助下向市文物局递交了申请注册民办博物馆的报告,也递交了博物馆章程;并根据国家民政部的相关规定,经公证处公证,馆名确定为“南京牛首山张晓宁知青博物馆”。2013年春夏之交,新成立的博物馆董事会、理事会开始运作,取代了“夫妻店”管理模式。我们一边讨论制定征集知青文物、筹集发展资金、招聘专业技术人才的实施方案,一边静等省局批复。(市局受理注册申请后约一年才会接到上级批复,然后再派出专家组对申请单位进行考察,考察合格即由民政局注册申请单位、发放执照)。恰在此时,我被牛首山林场告知:陈列馆已划入牛首山风景区中部建设红线,必须拆除。有知青朋友用《“当代拆迁”与“知青历史”的碰撞》博文名把此事发至网上,引起网民、报纸、电视台的先后关注。在媒体报道并呼吁保留这个陈列馆的同时,国内三十余家知青文化研究会、联谊会、网站等知青社团联名向风景区管委会建议保留陈列馆,南京博物馆和市民盟的相关专家也以市民盟名义向市政协递交了建议保留该馆的提案。
风景区管委会向我承诺,在风景区内租一民宅免费提供给陈列馆使用,(但拒绝承诺何时提供及使用年限,这不得不令人怀疑是虚假承诺),其条件却是必须接受“补偿”,无条件拆除陈列馆馆舍。该房建于2000年,租用的是七十年使用权的林场集体土地,并签下租地建房合同,其初衷是退休后回归大自然。合同规定:“甲方将在今后林场房改中负责给乙方办理有关职工建私房证件。”,还规定“若有违法、违规行为一切后果由甲方负责。若造成乙方损失均由甲方负责赔偿。”此举符合当时相关政策,可依法办理建房手续及小产权房产证。林场虽为我办了集体宅基地土地证,却未依法为我办理建房手续和集体土地小产权房产证,违约在先;在该房被城建部门裁定违建后拒绝按合同规定承担法律及赔偿责任在后。为维护合法权益,我不同意无条件拆除馆舍。所谓补偿,建筑面积近四百平米的馆舍仅补偿38万元,在今天连四十平米的展厅也买不到;租房办展,就目前规模而言仅够数年房租。就在我与风景区管委会交涉期间,陈列馆馆舍遭非法暴力强拆,部分文物去向不明,陈列馆被迫“寿终正寝”。馆舍蒸发,文物部门没有了批复、考察申请单位的对象,博物馆注册无望,刚成立的博物馆董事会、理事会解体。
我已就非法强拆提起诉讼,希望能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此事,重建博物馆。与此同时,我在江宁区石塘旅游村租了座三间平房的民宅,作临时展馆。我把陈列展中“个人经历资料”这一大块的展板克隆成微型版挂满四壁,还摆放了部分实物,并增加了介绍有知青经历的十八届中委专题展区。现在展览继续在南京市郊陈列,专程前来参观者仍络绎不绝,带来新的希望。因原插队地泗阳县庄滩社区农民之邀,我正筹备再复制一份微型版陈列展,把克隆的陈列馆办到第二故乡去。
诸种因素综合,如果最终导致不能再建实体知青博物馆,我将考虑建立网上馆和纸质馆(出书)。我更将一如既往地展示知青文化、弘扬知青精神。希望永远比失望大,办法永远比困难多,这也是陈列馆与众多知青博物馆的共性。
                             
                                                                                                  南京张晓宁知青博物馆张晓宁  2017年8月
 
正在读取视频信息。。。
 
正在读取视频信息。。。
易旺彩票 吉祥彩 六福彩票 拼搏在线彩票网_『彩神通』彩票软件官方网站 01彩票app_01彩票app下载 粉百合3d彩吧_多彩网 2019最正规的彩票app_2019正规网上购彩app 2019最新彩票app大全_2019彩票送彩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