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个人专辑

第一章:风雨知青闸 王广南
日期:2018-03-07 13:33:29 浏览次数:
东进序曲
大家认为在洪泽湖农场种水稻,春天下冷水田育秧、两个多月的插秧、长途跋涉抬稻捆、人工脱粒、扛笆斗、麻袋这些农活很辛苦。去黄海农场种棉花——不下水田,这多好啊!知青本来就是‘乡外游子’,走南闯北两手空空无牵挂,‘祖国叫我守边卡耶,打起背包就出发!’寒冬之夜,迁场车队行驶在308公路上,看见夜幕下一队队头顶钢盔荷枪实弹的野战部队正向东急行军,一下子使我们感觉到海边与内地确实不一样。
洪泽湖农场三分场迁到黄海农场后改名四化队,我们到西站安顿。没几天就听说男知青都要去陈家港的‘民生河’为‘知青闸’挖闸塘。这一天终于出发了,铺盖、工具由车辆运走,人,要自己走着去。乖乖,这多远啊,在大有街上看到一个路程指示牌,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大有舍—陈家港31公里。从四化队到工地起码不少于二十几公里,这可不是‘小菜一碟’!好在都是年轻人相互壮胆谁也不愿装孬种,一路胡吹海侃,顺便全面‘视察’了黄海农场,与洪泽湖农场相比这里确实荒凉,印象深刻:从民生场部到新荡、潮河这一路上,树木寥寥地旷人稀,白花花的盐碱地,光秃秃的田野,自然条件显然难比洪泽湖。因为来此‘种棉花不种水稻’似乎给我们一些安慰。
几个小时行军后到达营地,百十亩的空地上中间一条通道,两边整整齐齐排列着一样大小的人字形窝棚,好比电影中的古代军营。窝棚里一条小过道,两边铺满稻草,可以睡一个小组。草棚出入口是没有门的垂帘,工具就放在棚子外面,我是组长就睡在门边。每个队有一个‘公棚’,里边住的队长、水利员、事务长、炊事员和堆放公物.晚饭前后就听见工棚外面有呜里哇啦的唢呐声,不知哪个分场的知青这么专业的在演奏呢,那里以后就成为知青下班后的一个汇集点了。
第二天上午就迫不及待地‘上街’了,那时的陈家港不宽的老街上石板铺路,几条小巷而已。‘市中心’有一照相馆,它很快地驰名那座由草棚子组成的‘知青城’。
在陈家港港口里有一艘货轮正在装盐,码头工人从岸上挑着装满盐的竹筐走过跳板双手一提,筐里的盐就倒入船舱。陈家港接近灌河入海口,河面比较宽,不远处几条军用登陆艇开来开去。当地的码头工人向我们介绍,对岸就是灌南,灌河里春天有‘海猪子’,成群结队地逆流而上。还说,1960年蒋介石还派来一条船冒充一个单位来这里运走我们一船盐呢,说得我们紧张兮兮的。难怪这小镇上穿制式服装的人较多:有陆军、有海军、有海员、有边检、有民警、有。。。。。(现在就更多了),在街上逛了一圈,只把0。7元一瓶(半斤)的洋河大曲记在心中。
吃饱了就干
 上水利工程这还是第一遭,只要吃得饱,年轻人有的是力气。到黄海农场后感觉自然条件虽然比洪泽湖农场差一点,但是主粮有质的提高,告别粗粮这对老知青来说是最艰苦的生活已经过去了。泗洪县虽然是鱼米之乡,水灾之年却缺粮严重,两三年来农工口粮基本上是大麦面、高粱面、蚕豆面、山芋粉和山芋蛋为主。粗糙的大麦面食品下咽难,唯恐拉伤喉咙和食管;粉红的高粱面吃下去什么样和拉出来一个样;蚕豆面一股难闻的异味,憋住气才能下咽;至于山芋食品自古就有‘一斤山芋二斤屎,回头望望还不止’的说法。‘杂粮穿肠过,饥饿肚中留,’在洪泽湖农场时饥饿的阴影始终难于散去。
而到了黄海农场一下子就吃上大米白面,38斤口粮的质量大大提高,再加上水利粮,情况好得多了。队里决定在工地上不使用饭菜票,吃定量的大伙饭让大家十分开心。因为肚中有粮心中不慌,着实提高了‘生产力’。
 闸塘工地开工时人头攒动,彩旗招展,大喇叭奏乐不停。我们组是五米宽、二三十米长的一段(对面是另一个分场的),出土三十多米。上面几层土干,出土较近进度快,抬土的因‘路远无轻担’较辛苦,有人把建筑工地抬石子的甩罗筐的经验用在土方工程上了,很快传遍整个工地,加快了进度。组别之间出现了一堵又一堵的土墙,说起来也好笑,分界线的印记谁也不肯多挖一锹,留下的墙越来越高,各自都有理,最后由领导出面调停才解决。
后来天有雨雪,闸塘也越挖越深,进度明显降下来,为了加快进度,争取在雨雪天之前多挖一点,场部承诺挖到什么深度可以撤回去过年,这一招果然有效,进度又快起来了。两三米深以后,箩筐粘泥不好用,改用布兜子。挑土的人离挖泥的人越来越远,挖泥的一层一层地接力——下面的挖一锹传到上面人的锹里之后再加到布兜里。有的队用木板垫路再用独轮车推运烂泥,上演了现实版的‘愚公移山’。工程行将结束时
我们那个班获得‘水利尖兵’的奖旗一面。
风雪‘知青城’
站在民生河河闸大堤上,‘知青城’一览无余:一般大的是宿舍,大一点的冒烟的是伙房。看起来很像林冲看守的‘大军草料场’,如果起火必定‘火烧连营’。现在想想当时做安保工作的人是何等辛苦。潮河知青的自娱自乐又开始了,在雪地里又吹又拉又唱又跳,那里是‘知青城’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雨雪说来就来,那天晚上北风呼呼吹,气温急剧下降,饭后赶快把工棚的门封堵好,可是那冷风无孔不入,针尖大的洞也能透过斗大的风。大家纷纷自找对象合铺睡觉,本来在门边的我就离门有了一些距离。第二天醒来被子上都有雪花,睡在门口的人,头蒙在被里,被头的积雪厚达一寸。外面的雪有几寸厚,在棚子里面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值班者辛苦了,由于气温低,冻的他们打哆嗦。因为有雨雪上午不能开工,知青们吃饱了再睡,有唱的有叫的,有海吹的有想家的。
最多的是‘精神会餐’——大家惦记故乡夫子庙永和园的酥烧饼、六凤居的葱油饼、七家湾的牛肉锅贴、水西门的盐水鸭、华乐园的鱼肚面等等,甚至有人绘声绘色地讲述在‘大三元’酒家看到别人吃猴脑的场景。每个人都说说自己的最爱,不知不觉开中饭了。
雨雪停了,下午就睡不住了,三三两两地去逛陈家港。那时街面上又没有什么公共娱乐场所,知青们通常只是漫无目的地瞎逛,不过有一点是共同的,都要到‘市中心’的照相馆绕上一绕,据说那二层小楼里有一位美女营业员,只要工地上知青休息,来照相馆的‘客人’络绎不绝。
天气很冷,有人提出喝点小酒,就找了个饭店,有手脚快的花八毛钱买来两小瓶洋河大曲,(2两5一瓶)四人乐滋滋地美餐一顿,化了两块多钱。那是我第一次喝酒,买酒的知青说,那店里有茅台,三块多一瓶(半斤),太贵了!
回‘知青城’去有点顶风,全部的冬装穿上身也感觉寒风刺骨,这里常常零下十几度,那时候多数人在冬天不过穿一件棉袄,里面有一到两件毛线衣或卫生衣而已。有人介绍在腰里扎根绳就暖和了,从此在冬天我就在腰上扎绳御寒。(后来就因为扎这根绳‘扎’了领导人的法眼,促使我离开黄海农场南下) 
大闹陈家港
来到黄海农场后的文化生活丰富多了,场部是开放式的,周边驻军多,放电影、联欢会、篮球赛也就多了。一到年末,地方政府开始了与驻军的慰问联欢活动。陈家港的大礼堂有演出牵动了知青城里千颗年轻人的心,也许是那天累了,也许是不欢喜凑热闹,那晚我没有到陈家港看演出。
第二天早晨就听说‘出大事了,有很多知青到边防派出所抢人’等等。紧接着农场派来了‘消防队’来处理、安抚知青情绪的工作。在知青城全体知青大会上,一位成秘书的演讲臣服了知青们的心,这位南京来的干部用深入浅出的语言,用知青们的习惯的表达方式,讲述了利害关系。农场也采用和缓的方法处理平息了事件。
据说军民联欢会场人满为患,舞台两边也站着人,维持秩序的民警劝退台上知青时有语言碰撞,一位上台劝说知青下台的知青被后上来的民警‘抓进’派出所,这位‘好好先生’蒙受了不白之冤,激发了同队的知青情绪,很多人涌进派出所讲理要人而发生冲突。当地人用‘大闹’来定性显然是将‘知青’等同于孙悟空,而自己是类似‘玉皇大帝’的当权者。一边是十几年来一呼百应、吆喝惯了的官员和警察,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蔑视;一边是从小离家,自愿来到贫穷落后的农村受苦受累尽情奉献的毛头小伙子,难忍战友蒙冤被抓的愤怒。多大的事啊!但是从此‘事件’中可以嗅觉到城市知青渴望农村领导的工作作风要多一些民主和公正。 
。革命化的春节
由于水利工程临近过年时才撤兵回营,耽误了许许多多知青的春节探亲。走回四化三队的第一件事是洗澡,洗衣服,(陈家港的澡堂空前的兴旺也暂时停一停了)休整了几天就是1966年春节了。领导说是知青要过‘革命化的春节’,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搞不清楚。没有‘贫下中农’请知青回家一起过年,(这在当时是很难做到的,家家户户都很穷啊!)也没有‘贫下中农’与知青一起同乐,没有人发放慰问品,也没有什么有意义的活动。
要说有区别就是除夕夜免票吃喝——尽兜!那天晚上可热闹了,食堂里亮起汽油灯,十几张大桌子上摆满鱼肉,真有点‘厅里掌灯,山外点明子’的百鸡宴的味道。司务长支抗生忙前忙后地张罗,脱去征尘的知青们一扫往日的疲惫,激情四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酒喝高的已经动作扭曲,不少平时不喝酒的人也强作欢笑大口地喝,似乎要借酒来浇灭心中的思乡情,每个人都尽量避免提到家。不知何人领入一位乞讨者让他在一起同饮同喝,这好像来了一位乡亲,年夜饭顿时掀起一个小高潮。此时大家暂时把家人忘在脑后,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思念远方的亲人。
过年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的几个关心时事的知青就着报纸议论起来,这彭德怀怎么和海瑞挂起来?海瑞是清官被罢官,彭德怀在大三线工作五、六年了怎么扯在一起了?红太阳又是不容置疑的,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章:郭胡场与和尚队
1966年春节后不久重返‘知青城’,又上了民生河河闸工地。平地挖了一二十米深,淤泥难整,不出效率,忽然有一天上面下来通知叫我们撤退回到四化队。原来是春耕将到,主力部队都留在这里实在耗不起,工程扫尾由其他分场的完成去了。才回到四化队没几天,我等几十名男生被调到大有三队,从此便与王裕民、支抗生等等老同学分开了。
四月初到了这地处偏僻的生产队,东、西、南三面与康庄公社新北大队接壤,局部犬牙交错。老百姓称这里为‘郭胡(子)场’,原来此前这里长期由一位姓郭的大胡子管理的劳改队。在郭胡场劳动确实轻松,没有水田下,同老工人一道上下班,干一样的活毫无畏惧感。下雨天也用不着雨鞋,雨越大地越板,趿拉着拖鞋也好走舒服极了。集体宿舍离老职工住宅区有一段距离,又全是男知青,有人在排河里裸泳,有人在宿舍门前裸体冲凉,瞬时间‘和尚队’的名字逐渐取代了‘郭胡场’。
大有三队北面是与大有五队连接,再向北就是四化三队——我们的‘老营’。这条田间小道逐渐变成‘爱情大道’,每逢休息日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在憧憬他们的'未来' 
时代在缓缓地进步
时间在悄悄地消失,时代在缓缓地进步。有人用上半导体收音机,有人穿上的确凉,老南京人钟爱的木板拖鞋淡出了历史,有人悄悄地夹上海绵拖鞋。。。。。。农场的耕作方式也有了变化,绿肥不种了用上化肥。春耕时节地头堆放着日本产的尿素,有点头绪的职工用包装袋做汗衫,这包装袋又结实又飘逸,比用布票买来的‘洋布’受用,但是上面印有文字,老工人不忌讳,用它作衣服。三队知青叶富林作了一首打油诗:村看村户看户,农工看干部,前面是‘日本’,后面是‘尿素’。 
和静谧的田野相比,报纸上广播里接二连三地是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消息,我们莫名其妙地听着‘造反有理’的歌声,顶着炎炎烈日,背上喷雾机下田治虫。
三年了,上大专的同学毕业了,1964届的很多人支边了,1965届的知青插队了。三年来除了极少数人招工或调走,绝大多数仍留在农场,大家担心领导不会把承诺忘了吧。 
第三章:‘恬静’的大有分场一队
中山河遇险
1966年八月底我只身一人被调到大有一队,没有人找谈话,没有人作要求。莫非又是什么临时勾当?反正已经习惯了‘命运他人宰’,但私下猜想肯定与我6月份在此帮助插秧有关。
大有一队有一些水田,分场从三队曾调我等四人来此帮助和教会知青插秧。一九六六年六月热的早,高温难耐,午休时四人相约到中山河游泳。
初次来到中山河,堤下青坎的河滩上长满了芦苇,河水正要漫上来。主河道两百多米宽,水流缓慢,波光粼粼。他们几个迫不及待地跳下水,稍慢一点的我游在后面。下水后感觉气温虽高但河水很冷,游了几十米时突然间右腿严重抽筋,疼痛难忍不能动荡,心想:‘坏了,如果其它三肢也抽筋就必定沉于水下’。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喊道,镇静,镇静!此时呼叫求救是没有用的,一阵激烈的心跳之后马上平静下来。我立即改为仰泳,三肢轮流用力划水,游几米歇一歇,岸边越来越近,几次试图探底都够不着地,心里想这河岸咋这么远啊!原来这里的河床十分陡峭,直到靠近岸边脚才着地。拖着疼痛的右腿爬到堤上一屁股坐下来,也顾不上火辣辣的太阳,也顾不上滚烫烫的地面,双手揉搓,平缓呼吸。三位同伴回游靠岸后问我为什么没有横渡,此时已经气定神闲的我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腿不行。’他们哪里知道死神刚才与我擦肩而过呢?这第一次走近中山河就有灭顶之灾莫非是上苍的预警么? 
地美水美人也美
这里的老工人来自洪泽湖农场园艺队(车路口对岸),‘知青’系1965年冬从淮安、泗阳、邳县来的,女多男少,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虽然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但并非就是高水平的‘老师’。来到一队一看,却发现此处景观很美,与那时的苏北农场生产队相比是比较罕见的美。前面六栋两排砖墙草顶房屋,后排中间的是瓦顶,这里是食堂和会堂。围沟后面有操场和篮球场。再后面是一个青砖青瓦的三合院,路旁都是冬青树围绕。再往后是大片果园,最后面还有两座据说由苏联专家援建的拱形建筑。
我到一队后郝书记交待的任务一是每天早晨教大家唱革命歌曲,二是定期出黑板报,第三是主要的,把一队的墙上用红漆书写毛主席语录和革命口号。由于不和别人在一起劳动不利于我熟悉环境,但是我却被别人盯上了。
当时我一人住在三合院中间的一间房屋里,不速之客李金华首先找上门来,到宿舍与我攀谈,后来又有泗阳知青马某,老工人子弟张某相继来访,由于有很多地方志趣相同,我们很快成为好朋友。我感觉这里文体活动的氛围比四化队浓,有一些‘老工人’会唱戏会弹琴,农场中学的体育教师谢宜刚也住在这里,还有一户方姓书香人家。农工中尊师重教的家庭也很多。这里还有四、五位名符其实的‘知青’,他们分别是农艺学校、会计学校和畜牧学校的毕业生,是分配到农场就业的‘预备干部’,比起我们这些‘知青’来他们属于人情‘练达’、‘心智’成熟的。
在这里使我没齿难忘的是这儿荠菜的美味。1966年的冬天很冷,有一天北风呼啸,天气阴沉,马小弟从葡萄园里挑来很多肥肥的荠菜,李金华从张某家里弄来面粉,也不知道在哪一家烧的,盛了一大脸盆的面疙瘩端到我宿舍,那热乎乎的面鱼在荠菜的调味下鲜美极了,这纯天然的绿色有机食品只能停留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如果与猜想
1966年社会上红卫兵大串联如火如荼,造反有理的歌声演越唱越高。场内只有农校的学生们突破场领导的阻扰外出‘取经’去了,农场其它地方平静如水,未见半点革命的涟漪,‘四清’工作组还在尴尬地留守。
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老知青期盼国家兴旺给他们再学习和回城工作的机会就会实现;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农工与知青和谐如初相得益彰,知青大有作为农场欣欣向荣;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就不会出现‘老三届’及以后的知青下放的滚滚洪流。。。。。。
但是,多少年之后再回过头想一想,那时的农场可能已孕育着许多矛盾,有些端倪只不过没有觉察也没意愿去觉察而已。省属的县一级农场由一位13级的干部当家,当年的‘老长工’如今办企业有点难为他,幸亏有不少有县长、副县长阅历的人帮扶。洪泽湖农场与原劳改系统的‘北5场’‘换防’,又增加了很多资深的‘老革命’,还有些省级机关下放的干部,这里可是人才济济,但是他们在思想方法、工作习惯、隶属惯性、话语权限等等方面能那么一致吗?
一把手即将到点了,上层有没有围绕权力角逐草民是不知道的,那时人们习惯唯上,从没有打听这些事的‘闲情逸致’!
因为文革使黄海农场各种人群的利益角逐撕开了温情的面纱,老工人和知青等普通群众是不可能获得利益的。
 
正在读取视频信息。。。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 凤凰体彩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竞彩258彩票 - 竞彩258彩票app 天天彩票app_天天彩票app下载安装 怡红院在线视频,日本怡红院视频在线,怡红院a大香蕉网在线视频 吉祥彩票